一頁十格的日記格子

她有一款日記本,排版是這樣的:三百六十六頁厚,每日一頁,每頁十格,一格一年,可是一本真正的「這十年內做過的事」。 這種日記危險又靈性,試想像十年間每日被迫翻看去年、以至五年前、十年前的「當年今日」,要不就每天「好好過日子」,否則這可是需要多大勇氣,人生和書寫智慧才能駕馭的一種日記本?每天的瑣碎很多,記於這一頁十格間,篇幅所限,片字隻句,既要是值得花你將來十年的每年十秒,也得精簡,是種精煉日子和文筆的修行。 最近在家中意外發現了一封六年前她寄給我家人的便條,一手秀氣的英文牽動我一陣思潮,想起留學的種種,還有這本啟發性的日記本。往後的日子也許總有些我無法進註或想要脫離的日記格子,即使沒有這樣格式的一本實體日記本,忙碌的生活中它還是提醒了我要更悉心地打理自己的格子。 Continue reading 一頁十格的日記格子

一半2017

行前一記。發放一點正能量,好讓有位置給更多的快樂到來。 1-挪威 2-冰島 3-見証重要的人的重要時刻@台灣 4-見証重要的人的重要時刻-佢結婚? 5-出詞 6-兩個搞笑新學生 7-迫自己練野同紀錄 – poeypracticing  8-迫住練野作野夾野- 啲show 9-1 take 過可以去玩車 10-搬 11-家庭新成員藴釀中 12-快樂工作間 13-新project,新方向 很期待。 Continue reading 一半2017

傷害

傷害是這樣的。無論日子過了多久,任何相關的一切,都只是進一步的傷害。一切都幾乎忘掉,那到底為什麼還會痛呢?是不是沒法處理的傷口不會癒合?抑或因爲傷疤是種永遠伴隨的陰霾呢? 很早以前,我已經知道了,你永遠無法還原塗污了的白紙,因此今後你只能引以為戒,不傷害或白眼別人,遠離偽善或奸險的污墨。 我慶幸,如今我身邊的,都隨和善良。 Continue reading 傷害

林憶蓮 – 破曉 

凌晨三點半,回家路上,收音機播着的還是她。 林憶蓮 破曉(ii) 遺棄的聲音沒響起了 遺棄的觸覺偏剩下多少 不聽不撫摸不痛楚 懶看懶記憶懶問我 當天得到的叫甚麼 不管了 天亦天天的了 地天天的了 彷似在炫耀 我已看到破曉 讓昨天一朝了 或者某月某日某宵 (我倦了) 人有幾多次拾起改變 人有幾多次堅定地向著前 一天青一天風雨飄 過了算了失了罷了 他朝得到的縱是少 不緊要 心若天天的了 夢天天的了 這也未能料 我卻再不渺少 沒有點滴的動搖 或者某月某日某朝 我倦了 Continue reading 林憶蓮 – 破曉 

凝住眼淚才敢細看

那是個遙遠 不著邊際的憧憬 這晚 天空下著微雨 在昏黃的街燈下 像雪 我可以凝望好久 牽住手這人的手 從金鐘 中環 上環 西環 到西營盤 去看她說她一直想看看的水坑口街神秘天橋, 看迷人的樓梯,小巷牆上的塗鴉, 在流連的街貓 穿越過去一些歷史 偷看那秀氣的小學 互不搭調的建築 隨便逛逛二手店 說說街道的小故事 對於這些 妳已幻想好久 是否都在等一個人去一一實現呢 是巧合還是命運 我也把這些都做過百遍 就待一個同行 既然遇上了 一起走好嗎? 我總被街燈 舊巷 唐樓 白鐵皮信箱和鐵閘吸引 但這晚 他們都不是最吸引 這個晚上 如夢幻泡影 我喜歡妳家的窗景 妳的床舖 早上 我在妳耳邊輕輕一聲早晨 妳會在淺睡中轉過頭來 臉上掛起單純的微笑 妳趟在溫軟的被窩中 沒有張開眼睛 妳別起臉向我索吻 這樣的妳很好看 看得人心疼 妳滿意嗎 妳點點頭 滿足嗎 妳搖頭 想要更多 我以後都這樣錫妳了好嗎 好嗎? 水街電車站 我乘電車上班 電車上 風吹著我今晨被妳吻過的臉 吹著我的短髮 散發妳的洗髮水味 如果可以挑選一節人生 我多希望時光可以永遠凝在這一天 so maybe we can look at each other forever P. 19.02.2016 Continue reading 凝住眼淚才敢細看

張愛玲說:“我一直在尋找那種感覺,那種在寒冷的日子裏,牽起一雙溫暖的手,踏實地向前走的感覺。” 各自生活 孤單淒美嗎 牆上掛 雙人的油畫 寒季完美的記下 約定雪地裡共你相會嗎 時區有差 還會牽掛 都美麗到如幻似畫 隨年月漸變厚 輕輕的積雪一天天漸厚 還疑惑 歲月流過 又會否白流 如風光都變舊 猶如幻覺 或記憶 還只得我擁有 偷偷的記下那 樂與憂 悲傷掛念 畫滿所有 雨下過後 窗邊沾滿花 房內作 一人的油畫 涼了才喝柸熱茶 年月日 晚晚 天天 四季 也會轉化 春季後會遇上秋天 然後然後才下雪花 隨年月漸變厚 悲傷的思緒 一天天漸厚 還疑惑 歲月流過 又會否白流 連色彩都變舊 猶如視覺在退色 如紙張已生锈 那一切情話愛愁 遺留著印象 夏春秋太久 隨年月漸變厚 風乾的感覺 一天天漸厚 還疑惑 歲月流過 又會否留守 能給的夠不夠 明日雪下與否 如最終等到沒有 一天可再會你 會見於 冰天雪地 就已足夠 後記: 這練習首稿完成後,要到後來才發現, 世界上有兩種東西,必然會把自己出賣,一種叫眼神,第二種叫創作。 後記二: 到了 V.3, 老師只改一個字,層次都昇華了. 可以和一班喜歡文字的人,一起聽歌,寫詞,交流,是件快樂的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