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日記

交換日記是件浪漫的事。 除了903的占和黃貽興,我還記得中學時代,我曾經跟一位要好的鄰班同學做過這一種事。回想起來,那是本刻畫住青春,埋藏著不少秘密的本子。至於最後沒有再寫,是因為畢業?還是我們忙了?懶了?我已經忘記。或者根本沒有原因。但是我記得我們的兩本簿子最終也落在我手中。最後是不見了,或者給丟掉了?都沒所謂,反正那段日子已經很遠了。 也遇上過一些人,因為當時我們在異地戀,於是我們可以了無邊際地寄起明信片來,除了明信片,也寄雜誌內頁、文字、時而交換日記或者生活細碎。還記得那個英國小小的斗室,除了異國留學的自我陶醉式浪漫,也貼滿了她的思念和我的思緒。 都成為回憶的一部分。 生命中你總會不停遇上有意思的人。他們不一定是你的誰,但如果你們可以從文字中,單純的,跟他們的生活交疊,那是件多好的事? 於是我決定徵一個朋友當筆友。 P. 28.07.2014 Advertisements Continue reading 交換日記

旅行的意義,是要對抗世上最可怕的事

一星期上班六天,每天十二小時。辛苦嗎?這裡的人會冷漠地回贈一句:搵食係咁架啦。或者一生樓奴,或者非人道劏房。不知為何,大部分人都願意依遁這條看似唯一的窄路。盲目地討厭反對派和上街者的一群。有些說都一向世界如此,有些是太慣於活在屬於自己的那個黃金年代,不願意接受世界在不停改變。像以愛之名帶頭歧視的人,他們真誠地擺出一副:不要問,只要信的模樣。有些事情,比如遊行,變成屢見不鮮活動,然後又變成似有還無的指定動作。城市的紛亂,所有的失衡和不公,都在漸漸中變成自然。於是我們必須出走,才可擦亮雙眼,然後回來生存或者生活下去。 走出去,轉一份工、認識一個人、拍一場拖、讓對方和你走一段路、或者真正是旅遊工幹或留學,都是一場旅行。但要記得的不是那已經沒用的物件,那說不出名字的美食或那忘記了在哪裡的名勝,而是跟那些某人的那些對話和衝擊。你可能會聽到來自中國的同學,細說他們在中國的教育制度下如果生存,英國又是如何把國際學位配給予中國的學生。他們可能會告訴你他是如何在朝6晚11中渡過許多年。你可能會聽到尼日尼亞同學,他淡然地想自己想生7個小孩,說著他國的生活種種。又會煮超辣地道美食招呼你,然後說一點也不辣叫你放心食用。你會在旅途中所住的青年旅社裡聽西班牙人訴說他來到愛丁堡為青年旅社打工換宿的點滴。看著他談起couchsufing的經歷時眉飛色舞的表情。你可以找你的遠足家朋友談談這些年來,你倆各自走過的世界各地。你也可以在草地與陌生的人們分享你的南極體驗。 每天都是新的練習。還記得跟世界不同角落的人,談起各自的地方文化,每每會互相O咀。而且你還會發現,你原來對於自己,或自己城市的了解,竟就只有這麼一點點?然後你的慚愧會激起一種迫切的自省和閱讀需要。 世界最可怕的事,是你已經能將一切歪曲了的,畸形的價值觀興社會生態,以至一切不公與納悶,忍耐、體諒、包庇、成為沈默的同謀。這種東西,叫--習慣。 因為習慣,所以對一切麻目,不假思索。實是世上最可怕的事。或者讓你轉個角色,換個距離去看看自身和自己的周遭,這就是旅行的意義。 P. Continue reading 旅行的意義,是要對抗世上最可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