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好些日子 快樂或不快樂 複雜或簡單 都像偏執 敏銳 又脆弱的細胞 不斷膨脹 直至一個個的爆破掉 又像成長 在縮時地重演了一遍 那個的士上的人 車子再晃 風馳電掣 眼神仍舊 他一手抓緊扶手 讓身體平衡好 心也平息 近靠另一手 握住他所在乎的 就讓窗外的一窠窠紅星綠星 營營飛過 Continue reading

為何我總是安安靜靜地 等待着什麼 為了安慰你的疲憊 還是我心失落的一塊 你的睡眠 可以讓我平靜地凝視一些小時 好了好了 我每次都是這樣離開的 不知道你們的心事已經多少 但星期日的下午 水街無故又飄來她的氣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