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

有時候 我們說不出話 唯有呼出來的煙圈 別人看來 成沒有字的對白 可惜四周無人 只有夜知道 有時候 我們會想念 就讀一本書 或者看一套戲 把所有思緒 埋藏到那裡都好 有時候 我們千言萬語 就記一文 或寫一首歌 不讓誰聽懂 有時候 我們進退失據 沒能走近一步亦離不開半步 於是只能這樣 Advertisements Continue reading 有時候

Connection

​人等如妳我她,或者都無法避免,只能為這種渴望或生存所須,窮盡一生。 不論是以舞蹈,各種生命儀式、音樂、語言、文字、藝術、電影……人類不過想要傳達和接收對世界的一切感知,對前人、來者、自我、他者、和宇宙萬物種種的好奇,觸動或想像。我們都在找一種connection,找另一個自己。 可惜一切不過是種象徵意義,再深刻精細的東西,一旦經過傳播,就落入接收者自我認知觀念的範圍之中。即使是你的話語,意念或情感,在別人世界的預設濾鏡下,皆無法避免地失去原本的顏色。就像Canon或Nikon,Sony或Pentax那致命的預設先天差異。儘管你們在說同一個詞,或從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一個眼神裡自覺心領神會,請讓純粹地因為對方存在的一切驚嘆或心動留給自我陶醉。懸疑半空也別宣之於口,否則一切唯美終將破滅。 任技藝多超卓,語言多豐富,我們還是會因為種種原因,或角色設定,無法進入誰的生命誰的心。 「時代演進,終有一天人們會忘記了,古人結繩記事, 用一條平凡無奇的繩子,打出了第一個代表「妳」,和第一個代表「我」,那神奇的第一次。」 Continue reading Connection

How long will I love you

How Long Will I Love You? Long As Stars Are Above You Longer If I Can How Long Will I Need You As Long As The Seasons Need To Follow Their Plan How Long Will I Be With You? As Long As The Sea Is Bound To Wash Upon The Sand How Long Will I Want You? As Long As You Want Me To And Longer By Far How Long Will I Hold You? As Long As Your Father Told You As Long As You Are How Long Will I Be With You? As Long As The Sea Is Bound … Continue reading How long will I love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