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住眼淚才敢細看

那是個遙遠 不著邊際的憧憬 這晚 天空下著微雨 在昏黃的街燈下 像雪 我可以凝望好久 牽住手這人的手 從金鐘 中環 上環 西環 到西營盤 去看她說她一直想看看的水坑口街神秘天橋, 看迷人的樓梯,小巷牆上的塗鴉, 在流連的街貓 穿越過去一些歷史 偷看那秀氣的小學 互不搭調的建築 隨便逛逛二手店 說說街道的小故事 對於這些 妳已幻想好久 是否都在等一個人去一一實現呢 是巧合還是命運 我也把這些都做過百遍 就待一個同行 既然遇上了 一起走好嗎? 我總被街燈 舊巷 唐樓 白鐵皮信箱和鐵閘吸引 但這晚 他們都不是最吸引 這個晚上 如夢幻泡影 我喜歡妳家的窗景 妳的床舖 早上 我在妳耳邊輕輕一聲早晨 妳會在淺睡中轉過頭來 臉上掛起單純的微笑 妳趟在溫軟的被窩中 沒有張開眼睛 妳別起臉向我索吻 這樣的妳很好看 看得人心疼 妳滿意嗎 妳點點頭 滿足嗎 妳搖頭 想要更多 我以後都這樣錫妳了好嗎 好嗎? 水街電車站 我乘電車上班 電車上 風吹著我今晨被妳吻過的臉 吹著我的短髮 散發妳的洗髮水味 如果可以挑選一節人生 我多希望時光可以永遠凝在這一天 so maybe we can look at each other forever P. 19.02.2016 Continue reading 凝住眼淚才敢細看

張愛玲說:“我一直在尋找那種感覺,那種在寒冷的日子裏,牽起一雙溫暖的手,踏實地向前走的感覺。” 各自生活 孤單淒美嗎 牆上掛 雙人的油畫 寒季完美的記下 約定雪地裡共你相會嗎 時區有差 還會牽掛 都美麗到如幻似畫 隨年月漸變厚 輕輕的積雪一天天漸厚 還疑惑 歲月流過 又會否白流 如風光都變舊 猶如幻覺 或記憶 還只得我擁有 偷偷的記下那 樂與憂 悲傷掛念 畫滿所有 雨下過後 窗邊沾滿花 房內作 一人的油畫 涼了才喝柸熱茶 年月日 晚晚 天天 四季 也會轉化 春季後會遇上秋天 然後然後才下雪花 隨年月漸變厚 悲傷的思緒 一天天漸厚 還疑惑 歲月流過 又會否白流 連色彩都變舊 猶如視覺在退色 如紙張已生锈 那一切情話愛愁 遺留著印象 夏春秋太久 隨年月漸變厚 風乾的感覺 一天天漸厚 還疑惑 歲月流過 又會否留守 能給的夠不夠 明日雪下與否 如最終等到沒有 一天可再會你 會見於 冰天雪地 就已足夠 後記: 這練習首稿完成後,要到後來才發現, 世界上有兩種東西,必然會把自己出賣,一種叫眼神,第二種叫創作。 後記二: 到了 V.3, 老師只改一個字,層次都昇華了. 可以和一班喜歡文字的人,一起聽歌,寫詞,交流,是件快樂的事 Continue reading

三年

原來回港剛有三年 拖拍的越多 才知道愛過的是那麼少 也知道 一切一期一會 一旦錯過 就不再 因此我們沒有從任何一次經驗之中學習了什麼 卻越來越了解自己在追尋什麼 越發執迷 有如孩童對世間一切知識般著迷 所以 才長不出智慧 一點小刺痛算不上什麼 反正 捐過的淚 不比一包350cc的血少 如果淚的意義是要把淚者眼中的世界模糊浪漫化 它甚至無法挽救一段感情 而血可以拯救生命 那麼血的份量可是要比淚重一點嗎 隨著血液離開身體 流入血包 然後被人帶走 似是把我的快樂和痛苦也一併帶走 於是可以  重新再黎過 無論 我愛你 終究要否 與你無尤 過去的 終將成為過去 然後又成為將來 忘掉的忘掉 忘不了就  好好的擁抱它 既然一切計算都不切實制 也就只能隨心所欲 這叫自由意志還是宿命呢? Continue reading 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