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憶蓮 – 破曉 

凌晨三點半,回家路上,收音機播着的還是她。 林憶蓮 破曉(ii) 遺棄的聲音沒響起了 遺棄的觸覺偏剩下多少 不聽不撫摸不痛楚 懶看懶記憶懶問我 當天得到的叫甚麼 不管了 天亦天天的了 地天天的了 彷似在炫耀 我已看到破曉 讓昨天一朝了 或者某月某日某宵 (我倦了) 人有幾多次拾起改變 人有幾多次堅定地向著前 一天青一天風雨飄 過了算了失了罷了 他朝得到的縱是少 不緊要 心若天天的了 夢天天的了 這也未能料 我卻再不渺少 沒有點滴的動搖 或者某月某日某朝 我倦了 Continue reading 林憶蓮 – 破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