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ion

​人等如妳我她,或者都無法避免,只能為這種渴望或生存所須,窮盡一生。 不論是以舞蹈,各種生命儀式、音樂、語言、文字、藝術、電影……人類不過想要傳達和接收對世界的一切感知,對前人、來者、自我、他者、和宇宙萬物種種的好奇,觸動或想像。我們都在找一種connection,找另一個自己。 可惜一切不過是種象徵意義,再深刻精細的東西,一旦經過傳播,就落入接收者自我認知觀念的範圍之中。即使是你的話語,意念或情感,在別人世界的預設濾鏡下,皆無法避免地失去原本的顏色。就像Canon或Nikon,Sony或Pentax那致命的預設先天差異。儘管你們在說同一個詞,或從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一個眼神裡自覺心領神會,請讓純粹地因為對方存在的一切驚嘆或心動留給自我陶醉。懸疑半空也別宣之於口,否則一切美好終將破滅。 任技藝多超卓,語言多豐富,我們還是會因為種種原因,或角色設定,無法進入誰的生命誰的心。 「時代演進,終有一天人們會忘記了,古人結繩記事, 用一條平凡無奇的繩子,打出了第一個代表「妳」,和第一個代表「我」,那神奇的第一次。」 Advertisements Continue reading Connection

的士

又過了好些日子 快樂或不快樂 複雜或簡單 都像偏執 敏銳 又脆弱的細胞 不斷膨脹 直至一個個的爆破掉 又像成長 在縮時地重演了一遍 那個的士上的人 車子再晃 風馳電掣 眼神仍舊 他一手抓緊扶手 讓身體平衡好 心也平息 近靠另一手 握住他所在乎的 就讓窗外的一窠窠紅星綠星 營營飛過 Continue reading 的士

柏拉圖式的陳綺貞

柏拉圖式的愛情 給我 柏拉圖式的 憂傷 柏拉圖式的快樂 如何 柏拉圖式的 分享 我的生活 並不 虛幻 虛幻的是 我們的 理想 當你有一天 哭著 對我說…. 「再見了!天空的蔚藍」 柏拉圖式的杯子 裝滿 柏拉圖式的 咖啡 柏拉圖式的等待 誤解 柏拉圖式的 追尋 柏拉圖式的責任 綑綁 柏拉圖式的 溫柔 柏拉圖式的 擁抱不到 柏拉圖式的 你 柏拉圖式的 真實 是我 深深 愛你 「當連你觸及不到的事情都是理想式的時候,其實理想生活並不存在,理想的愛情也不存在。似乎只有理想是存在的。」–陳綺貞 Continue reading 柏拉圖式的陳綺貞

綿綿

重讀舊便條,舊信件,原來已經前行了一段又一段。 在那個一期一會的光景氛圍下,是多麽無可救藥的浪漫,卻又盡是淡泊的生活,交織纒綿。 才恍然想起那個永不復返的過去,是著有那麼多的曾經。 然而儘管將全身所有毛孔盡情地全然張開,貪婪地承受世界所給的每一刻情感悸動,我們還是無法脫離生活。 再轟動瑰麗,也終歸回到生活本身。 我總是這樣,迎面一陣清風就能把心神吹到不知那裡去,樂而忘返。 然而我們確又踏實又悠然地的在生活。晚上坐在沙發上聽聽音樂,呷口紅酒。也有勞動的時候,每個星期,買菜,洗衫打掃。我就這樣在一半夢幻一半真實之中生活。 默然,某程度上是從那些日子之中歷煉而成,混雜一種執意和陶醉,在那個半熟的年紀。 Continue reading 綿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