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

原來回港剛有三年 拖拍的越多 才知道愛過的是那麼少 也知道 一切一期一會 一旦錯過 就不再 因此我們沒有從任何一次經驗之中學習了什麼 卻越來越了解自己在追尋什麼 越發執迷 有如孩童對世間一切知識般著迷 所以 才長不出智慧 一點小刺痛算不上什麼 反正 捐過的淚 不比一包350cc的血少 如果淚的意義是要把淚者眼中的世界模糊浪漫化 它甚至無法挽救一段感情 而血可以拯救生命 那麼血的份量可是要比淚重一點嗎 隨著血液離開身體 流入血包 然後被人帶走 似是把我的快樂和痛苦也一併帶走 於是可以  重新再黎過 無論 我愛你 終究要否 與你無尤 過去的 終將成為過去 然後又成為將來 忘掉的忘掉 忘不了就  好好的擁抱它 既然一切計算都不切實制 也就只能隨心所欲 這叫自由意志還是宿命呢? Continue reading 三年

有時候

有時候 我們說不出話 唯有呼出來的煙圈 別人看來 成沒有字的對白 可惜四周無人 只有夜知道 有時候 我們會想念 就讀一本書 或者看一套戲 把所有思緒 埋藏到那裡都好 有時候 我們千言萬語 就記一文 或寫一首歌 不讓誰聽懂 有時候 我們進退失據 沒能走近一步亦離不開半步 於是只能這樣 Continue reading 有時候

Connection

​人等如妳我她,或者都無法避免,只能為這種渴望或生存所須,窮盡一生。 不論是以舞蹈,各種生命儀式、音樂、語言、文字、藝術、電影……人類不過想要傳達和接收對世界的一切感知,對前人、來者、自我、他者、和宇宙萬物種種的好奇,觸動或想像。我們都在找一種connection,找另一個自己。 可惜一切不過是種象徵意義,再深刻精細的東西,一旦經過傳播,就落入接收者自我認知觀念的範圍之中。即使是你的話語,意念或情感,在別人世界的預設濾鏡下,皆無法避免地失去原本的顏色。就像Canon或Nikon,Sony或Pentax那致命的預設先天差異。儘管你們在說同一個詞,或從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一個眼神裡自覺心領神會,請讓純粹地因為對方存在的一切驚嘆或心動留給自我陶醉。懸疑半空也別宣之於口,否則一切唯美終將破滅。 任技藝多超卓,語言多豐富,我們還是會因為種種原因,或角色設定,無法進入誰的生命誰的心。 「時代演進,終有一天人們會忘記了,古人結繩記事, 用一條平凡無奇的繩子,打出了第一個代表「妳」,和第一個代表「我」,那神奇的第一次。」 Continue reading Connection

How long will I love you

How Long Will I Love You? Long As Stars Are Above You Longer If I Can How Long Will I Need You As Long As The Seasons Need To Follow Their Plan How Long Will I Be With You? As Long As The Sea Is Bound To Wash Upon The Sand How Long Will I Want You? As Long As You Want Me To And Longer By Far How Long Will I Hold You? As Long As Your Father Told You As Long As You Are How Long Will I Be With You? As Long As The Sea Is Bound … Continue reading How long will I love you

又過了好些日子 快樂或不快樂 複雜或簡單 都像偏執 敏銳 又脆弱的細胞 不斷膨脹 直至一個個的爆破掉 又像成長 在縮時地重演了一遍 那個的士上的人 車子再晃 風馳電掣 眼神仍舊 他一手抓緊扶手 讓身體平衡好 心也平息 近靠另一手 握住他所在乎的 就讓窗外的一窠窠紅星綠星 營營飛過 Continue reading

為何我總是安安靜靜地 等待着什麼 為了安慰你的疲憊 還是我心失落的一塊 你的睡眠 可以讓我平靜地凝視一些小時 好了好了 我每次都是這樣離開的 不知道你們的心事已經多少 但星期日的下午 水街無故又飄來她的氣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