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劇筆記-《失禮.死人》

《失禮.死人》 [香港話劇團] 2014-15劇季「新戲匠」系列 編劇:朱鳳嫻 執導:黃樹輝 場地: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上環文娛中心8樓) 簡介: 《失禮.死人》講述Tracy(溫玉茹飾)與老公Raymond(郭穎東飾)的婚姻出現暗湧,帶著一大堆問題從香港到澳門為太婆奔喪。地產商收購人(宋本浩飾)上門收購太婆的屋,親戚亦為處理太婆的遺產而起紛爭。面對著人去留空,急於被收購發展為賭城的祖屋,過去美好的時光就像一幀幀菲林格在Tracy眼前飛轉 — 18歲的Tracy(岑君宜飾)聽著太婆(雷思蘭飾)訴說自己與良友叔(周志輝飾)的感情故事,與表哥(馮志坤飾)騎著電單車在新馬路穿梭,吃熱辣辣的豬排包……在時代的巨輪下,多少流金歲月被輾成粉末,隨風而逝?在新舊之間,又有甚麼能作為我們曾經存在的印記?但凡未得到,但凡是過去,總是最 — 心醉。 ----------- 故事概括 一身問題的女主角來到她說客家話的太婆於澳門的故居,處理其身後事,以及和祖屋被收購一事,引發女主角的一場回憶和啟發。 文本 從文本看,整套戲大部份時間都是生活軼事回憶,真正推進劇情的事件,就只有一場喪禮,及賣樓有關的幾場。於是演活細膩的生活瑣碎,就落於一眾演員的身上。 分幕分場 《失禮.死人》的電影感強,而事實上它也將會是部電影了。回到劇場,在黑盒劇場處理「回憶」這種有點意識流的劇情比電影或其他空間較大的劇場要難。現在與回憶在場景中的穿插,交疊,不但沒有把劇情打斷,反而令「回憶」能與現在在同一個空間活現,更連戲。只是略嫌換場黑燈次數多了一點點。投入與抽離之間,有點不夠舒暢。 其實「回憶」這種題材,可以以多媒體作比如蒙太奇等等的處理,但全劇沒有運用到多媒體處理手法,反而把事件聚集在祖屋裡的軼事,淡化了社會性的描述,反正女主角不過是澳門的一個過客。 另外,形體的運用則恰到好處。太婆和舞伴起舞的快樂,緊接一段交待Tracy與她老公無出路的關係的舞,這段形體簡單美麗而到位。 台/燈/聲/道具/服裝 舞台及道具設計有心思,特別是遇著我和劇伴這類老派。那綠色的鐵窗,窗簾,撥輪電話,公仔箱電視,紙皮石地磚,公雞碗,實木櫃,舞台上方還有不少舊式物品。窗外透進來的燈光。蔡琴的音樂。都美。唯獨是視覺美學或劇情所需,本應是闊身衫的媽姐衫,設計成修腰的上衣。 回憶十八歲的自由 回憶總是美好的。我們總有重遊故地的經歷。有些時候,我們需要很大勇氣,有些時候卻只有淡淡的感受。但我發現近年,有一句老生常談已不合時宜:「景物依舊,人面全非。」,如今,景物比人面變得更快。另,有時會與友人思考一下關於「自由」。女主角年輕時代第一次感受到自由,在今天沈重的她,仍然是個青澀的回憶。或者年輕是自由的條件與本錢,我們的回憶中總有如此一段或長或短的美好時光。於是觀眾也就容易被女主角帶回到那青春的回憶之中。 Tracy的矛盾 表哥這角色,於Tracy的角色而言,就像是她的一面鏡,總照出Tracy 和這種典型都市時代女性的個性與矛盾。面對城市硬發展和自身的婚姻上無法發展,同樣是無力感。 然而她認為,留住一間屋,比留住一段關係來得容易。這也許是不少對感情缺乏安全感的現代人的內心觀照。 太婆的客家話 關於太婆,雷思蘭的演繹真是一流,一話一語,一舉一動,都很傳神。她也把整部戲托了起來。 而就算不是自身,我們身邊總有一些朋友,擁有一兩位說鄉下話的長輩。於是,這語言設定為太婆建構了時代距離感之餘,同時又易於讓觀眾產生共鳴和親切感。 沒有字幕,語言成為我這位不諳客家話的女子,一個小障礙,於是我需要更費神去聆聽太婆的說話。然而,從其他演員的對話當中,有時也可以補充部份太婆的對話,這種似懂非懂,很真實。 未知在選擇語言上有否其他考量,但懂客家話的戲伴說太婆說的是發音比較接近廣東話的一種客家話。或者是出於照顧觀眾的需要?但其實還是可以考慮加入字幕。 太婆的媽姐衫 打住家工這個老身分也為太婆塑造了具時代性和代表性的形象。她的媽姐衫是本劇其中一個重要的圖騰,它是太婆的身分,過去和風骨。女主角執著的性格,也可能是受到太婆「做人最緊要有骨氣」的個性影響。 澳門的發展 因為「發展才是硬道理」,近年澳門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老情懷,舊區重建是香港近年十分備受有關注的,加上澳門和香港那毗鄰和互相觀照的關係,對於這個題材,我們容易產生共鳴。 但澳門的情況是否真的與香港如此相像?聽過其他人講述,又不盡完全,或者因為它對澳門的描寫也過於由港人出發所寫的劇本,於是也有人會覺得劇本有點失真。而或者作為澳門人的導演在這裡也作過一些處理? 結局 太婆堅信的一句「家和萬事興」,在劇中出現過好幾次,對Tracy而言,這看來是個太婆的心願。而太婆最後戴住可愛的紅色鴨咀帽,說了大概是以下的話:「小時候後窮,物件舊了壞了破了,只能修不能扔,現在的人不喜歡就換新的,但舊的掉了他朝想找回來也找不著。」這似乎是埋藏要修不要換的信息,但,劇情似乎推向珍惜眼前人,放下過去的結局。因此,最終,樓,還是賣了,人呢,釋懷了,情感也找到出口了,然而澳門呢?此劇始終沒有為她找到出口。 … Continue reading 觀劇筆記-《失禮.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