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欄

最終還是成了上班族。 每天兩次,湧著進閘,被一架機器運到轉線管道,然後被沒有表情的人夾著向前,再轉到另一架機器之中,然後被擠湧著離開,擠湧著出閘…… 這景況總讓我覺得自己與一群羊無異。 但比做羊慘。起碼,他們走出閘後,是一身豁然跳脫。我們呢?先是腳以極速的步伐趕回公司打咭,心裡焦急著一堆沒完沒了的工作。繼而是一身疲累,心裡數算著這麻目的日子何時了了。 到底誰是我們的牧羊犬呢?羊群中又有誰有想要跳欄的勇氣? P. 03.12.2013 Continue reading 跳欄